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政务新闻 > 正文

一桩“奔楚”悬案 几多历史云烟《“不见冢”里“见”什么》研究纪实

发布时间:2018-05-14 来源:鸭河工区 阅读次数: 【字体:

    这片土地美丽而神圣,平原、丘陵、山川、河流,构成了一幅流光溢彩、气韵恢弘的图画。她,就是南阳市鸭河工区。
     鸭河工区位于南阳市北部风景秀丽的鸭河口水库南侧,拥有118平方公里土地,8万人口,是南阳市五次党代会明确的中心城区四大板块之一、是南阳市重要的城市组团、生态功能区和中心城区“后花园”。

     如今,在鸭河工区的山水平原间,厚重的先秦文化、大汉文化正与现代风云握手际会,演绎着一桩跨越2500多年的‘奔楚’悬案”,回荡着几多历史云烟 ——
    一桩“奔楚”悬案  几多历史云烟
    《“不见冢”里“见”什么》研究纪实
     2014年3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同德国汉学家、孔子学院师生座谈时说到:“我作为国家主席,有一些老前辈就跟我讲,作为中国的领导人要干什么呢,就是不要把中国5000年的文明文化搞丢了,还要在你们手里传承下去......”
     2017年11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故宫向前来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介绍了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其中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特朗普:“......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所以你们有五千年的历史?"
     习近平:"有文字的(历史)是三千年......但是,文化没有断过流的、始终传承下来的只有中国......我们叫龙的传人。”
     特朗普:“这太棒了。”
     中国,一个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但有文字记载的仅三千年,那么,有文字之前N千年的历史的文字呢?
     历史的疑问在此已经徘徊了2500年之久。也许时间会复活,也许历史在等待着缘分和机遇。

     2017年5月16日,就在这一天,南阳市鸭河工区党工委书记白振国考察工区重点项目时,在距离通用航空机场项目不足200米的冢岗庙,发现了这通刻有“不见冢”字眼的清道光年间石碑。白振国作为文化爱好者,由此联想到距此不远工区辖区的“晁庄”“晁坟”“石晁岭”等地名地望,他的思维迅速与东周的王子朝携周典奔楚这个历史大事件联系在一起。
     本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原则,白振国迅速组织中国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杨宗岳,南阳理工学院副教授孙保瑞,南阳理工学院博物馆副馆长袁祖雨等志同道合者进入第一现场,对冢岗庙及其周边的地理、地貌进行深入梳理考察。
     通过查阅文献、走访百姓、综合研判,大家终于得出一致观点:冢岗庙上“不见冢”可能即为周景王庶长子王子朝的墓冢。

     2017年6月1日,白振国的署名文章《“不见冢”里“见”什么》一文,在南阳晚报等媒体隆重推出,该文业经推出,即在社会上引起极大轰动。
     该文一口气提出了“周王子朝墓葬到底在哪里、晁姓发源地到底在哪里、周王朝典籍到底遗失在哪里、《山海经》编纂者到底是谁、老子辞周隐退到底隐哪里、沉没周鼎的泗水到底在哪里、春秋楚汉南阳圣人为什么多”的七个千古之问。
     七个千古之问,相互关联、相互补证,形成一个完整的因果链条。
     2017年7月20日,鸭河工区与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鸭河工区行政中心举行文物资源普查签约仪式。

     2017年7月22日,文物考古研究所围绕“不见冢”、晁庄、晁坟一带重点全面启动,并很快拿出了勘探报告:冢岗庙墓葬为大型“甲”字形竖穴土炕墓,总长约66米,墓室长40米,宽38米,深约18米,是一座战国时期的大型墓葬。
     8月30日,又发现了“不见冢”西侧一处长70米、宽7.5米的大型车马坑,这在河南已属考古之最。同时,还在晁庄附近发现了一处面积达5万多平米的东周文化古城遗址。
     这是来自专业部门的权威认可,这是对“七个千古之问”的科学评价。

     2017年9月27日,南阳晚报重磅推出文章:《“‘不见冢”里‘见’什么”》(二)。该文结合“不见冢”前期勘探成果等要素,从考古者、藏书家、《南都赋》、三鸦路、建庙人、老百姓等角度,一连串提出了七个极具震撼性的“如是说”。
     七个千古之问,七个由旁证链条组成的“如是说”,是“不见冢”疑案随着勘探一步步进展后的启发和思考。
     2017年10月19日,鸭河工区给远在安徽省合肥的中科大考古实验室,用特快专递寄去了从“不见冢”采集的炭块,以求从年代上给予科学鉴定。
     2017年11月15日,白振国一行带着从“不见冢”墓葬盗洞提取的铅锡锭等实物来到中科大考古实验室。
     白振国从实验室主任金正耀教授手中接过送检的碳物质鉴定结果。其结果令人震撼:经美国实验室“碳14”检测,送检碳物质年龄2230+-30BP,该墓葬距今约2300年左右,也即:公元前300年前后。同时,专家强调,“碳14”检测时间因多种原因,其结果会更早,这与与王子朝的埋葬时间极为接近。

     科学总是严谨的,为给这宗迷案再添科学数据,鸭河工区当即与考古实验室签署合作协议,并为送检的两支铅锡锭块举行了交接仪式。
     铅锡锭鉴定结果很快做出,一个是70%的铅20%的锡,一个是50%的铅30%的锡。
     金正耀先生祝贺道:“这可以评为‘考古十大发现’了”。足见送检的铅锡锭十分罕见。
     带着权威检测的成果,南阳晚报又一次刊发文章:《“不见冢里“见”什么”》(三)。
     文章列举“碳十四的检测、铅锡锭的鉴定、张嘉谋的目录、周遗址的发现、探测仪的反映、古石碑的述说、乡村名的记忆”,文章从“不见冢”碳物质、金属碎片采集、送检过程及检测结果全过程描述,相互关联,科学严谨。

     2018年4月24日,南阳晚报继续推出文章:“‘不见冢’里‘见’什么”(四)。文章从不同的角度把王子朝、孔子、老子之间的关联、同音字“朝”、“晁”演变使用以及“不见冢”玄妙命名等,每个题设、阐述,都极力做到准确而周密。
     与此同时,更有各界专家学者也纷纷发表文章,从不同侧面研讨论证“不见冢”的“今生前世”。
     一个“不见冢”,四篇大文章,二十八个“自问自答”,涵盖的是王子朝携典奔楚的前因后果,追索的是中华民族不可或缺的珍贵典籍。
     推上热点的“不见冢”, 各级领导重视 , 专家学者关注 ,鸭河工区对“不见冢”这个重要的文化发现的探索求证,始终得到了南阳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和支持,听取汇报、亲临指导、热切鼓励、引导方向、参与论证、开启思路,充分展示了他们高瞻远瞩的文化认知境界。

     2018年3月 21日,中国先秦史学会原副会长蔡运章、文史专家赵振华、洛阳白河书斋晁氏藏书博物馆馆长晁会元等专家学者一行来到冢岗庙的“不见冢”,对“不见冢”与“王子朝携典奔楚”、“王子朝后裔”等问题,做出了关联度极高的科学猜测。
     2018年4月10日,白振国一行携重要使命亲赴北京,与中国先秦史学会专家学者就“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研究”进行汇报。
     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宋镇豪,常务副会长、秘书长宫长为,原副会长蔡运章,古籍收藏家晁会元,人民日报内参主编辛本健等亲临参加。
     在这次重要的会议上,鸭河工区与中国先秦史学会举行了合作协议签订仪式。中国先秦史学会下发了中先秦发【2018】3号“关于同意成立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研究会的批复”暨中先秦发【2018】4号“关于同意设立中国先秦是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古遗址保护研究基地的批复”两个重要文件。

     宋镇豪会长挥毫泼墨,亲笔题写“中华晁姓发祥地”“王子朝奔楚望”。

     至此,“不见冢”、晁庄、晁坟、东周遗址等文化遗产的研究、勘探、认定等议程已正式推上高端、高峰、高层,一个为中华民族牵挂已久的文化大课题即将破茧而出......(撰稿 李显珊)

河南鸭河*鸭河工区 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5387号 网站标识码 4113920001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城区35公里 电话:0377-66628677

E-mail:nyyhgq@163.com 访问统计:

豫公网安备 41132102000031号